中国金融情报局网-关注品牌质量,聚焦时代发展!

网站首页

中国金融情报局网

中小学生“减负”重磅文件发布 培训机构面临考验

当前位置:中国金融情报局网 > 观察 > 正文  2018-08-24 10:05:23 来源:中新经纬

《意见》规定,培训内容不得超出相应的国家课程标准,培训班次必须与招生对象所处年级相匹配,培训进度不得超过所在县(区)中小学同期进度。

在“望子成龙”的重压之下,课外培训已经成为一门火热的生意。

“北京市有一百多万义务阶段中小学生,其中60%-70%上过课外培训班,有的还不止上过一门。”北京市教委人士告诉记者。

8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下称《意见》)。“这个文件是第一个从国家层面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重要文件,对于构建长效机制、规范培训秩序、维护良好教育生态,特别是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过重的课外负担,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在8月23日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说。

今年2月,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开始。经过半年时间的摸底排查,各地基本摸清了校外培训机构的“家底”。比如北京市约有1.2万家培训机构,其中707家无证无照,广州市摸排了8222家机构。

《意见》的出台后,各省份将据此制定实施细则,对校外培训机构的准入标准、日常监管作出规定。业内人士认为,这些长效机制的建立,急需解决教育执法力量薄弱、考试招生引领作用不强等问题。

《意见》的落实直接关系教培市场,大机构是否会兼并中小机构,在线培训市场如何壮大和规范?未来课外培训市场格局如何演变引起市场广泛关注。

培训机构准入最低门槛确定

《意见》采取分类管理原则。鼓励发展以培养中小学生兴趣爱好、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为目标的培训,重点规范语文、数学、英语及物理、化学、生物等学科知识培训,坚决禁止应试、超标、超前培训及与招生入学挂钩的行为。

但对于培训机构准入标准并未“一刀切”,而是规定省级教育部门会同有关部门制订具体标准,省域内各地市差距大的,还可授权地市级部门制订。

不过,《意见》从场所、师资、管理三方面明确了基本门槛。要求校外培训机构必须有符合安全条件的固定场所,同一培训时段内生均面积不低于3平方米。校外培训机构必须有相对稳定的师资队伍,不得聘用中小学在职教师;从事语文、数学、英语及物理、化学、生物等学科知识培训的教师应具有相应的教师资格。

吕玉刚在8月23日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说,校外培训机构审批登记要严格执行“先证后照”制度,也就是先经审批取得办学许可证,再登记取得营业执照后,才能开展业务。

《意见》规定,未经教育部门批准,任何校外培训机构不得以家教、咨询、文化传播等名义面向中小学生开展培训业务。

规范培训行为是《意见》的重要举措。《意见》规定,培训内容不得超出相应的国家课程标准,培训班次必须与招生对象所处年级相匹配,培训进度不得超过所在县(区)中小学同期进度。校外培训机构培训时间不得和当地中小学校教学时间相冲突,培训结束时间不得晚于20∶30,不得留作业;严禁组织举办中小学生学科类等级考试、竞赛及进行排名。

此外,培训机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

据报道,3个月的收取时间跨度对于一对一业务的影响尤其明显。很多一对一机构都是一次性缴纳一年,甚至几年的费用。之前,还有一些机构采用根据报课时间打折的方式。也有人表示“一些不盈利的机构,还有拿着预收当利润的机构就干不下去了”。

“这是为了防止培训机构卷款跑路。”吕玉刚8月23日告诉记者,至于此前已经收取的超出3个月的费用是否需要退回学员,他表示由各省份制定细则进行明确。

在线教育机构何去何从?

《意见》的出台让课外培训这个大市场绷紧了神经。

瑞银证券亚洲中小企业研究联席主管谌戈告诉记者,其估算2017年国内课外辅导市场规模约5800亿,全国课外辅导渗透率为37%左右,也就是说100个孩子中有37个在接受课外辅导,或者上过课外辅导,“我们预期到2025年,渗透率会提高到60%以上,整个市场规模可能增长到2万亿。”谌戈说。

在准入标准面前,一些家庭作坊式机构或许只能关停。有机构负责人明确表示,在场所选择方面不会“冒险”,将寻找五百平米左右、楼层三层以下的教学场所。

师资是横亘在中小机构面前更大的难题。“从事学科类培训的教师需要有教师资格证,目前这个比例还是比较低,我们给了两年的整改时间,要求两年整改到位,对培训机构来说他们的压力也非常大。”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在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说。

“我们也跟培训机构进行了很多沟通,大部分的培训机构还是非常欢迎我们有这样的标准和规范的要求,他们办学的时候,也比较放心,有依据可以推进。”倪闽景说。

值得注意的是,《意见》并未大量提及在线培训机构。“2017年国内5800亿规模的课外辅导市场中,线上培训的规模大概只有290亿元,但到2025年,在线课外辅导市场规模或达7000亿元。”谌戈告诉记者。

那么,《意见》是否适用于在线培训机构?

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副司长俞伟跃回复称,《意见》在关于“完善日常监管”方面指出,网信、文化、工业和信息化、广电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配合教育部门做好线上教育监管工作。

“根据《国务院第二批关于取消152项中央指定地方实施行政审批事项的决定》,教育网站和网校审批已经取消。为此,教育部在2017年专门印发了通知,要求各地教育行政部门和部内司局要参照线下各级各类教育的管理办法,在职责范围内对教育网站网校办学条件、教学内容、教学质量、证书资质等方面的合法、合规性加强监管;配合网信、工信、公安等部门,做好教育网站网校违法违规查处工作,保障持续健康有序发展。”俞伟跃说。

近日开始征求社会意见的《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送审稿)》规定:利用互联网技术在线实施学历教育的民办学校,应当取得同级同类学历教育的办学许可和互联网经营许可。

但又规定:利用互联网技术在线实施培训教育活动、实施职业资格培训或者职业技能培训活动的机构,或者为在线实施前述活动提供服务的互联网技术服务平台,应当取得相应的互联网经营许可,并向机构住所地的省级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门备案,并不得实施需要取得办学许可的教育教学活动。

如何构建长效机制?

今年2月开始的专项治理行动,只是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第一步。吕玉刚介绍,截至8月20日,全国已摸排培训机构38.2万家,其中发现问题25.9万家,按照边摸排边治理的原则已经整改4.5万家。

第二步,则是着眼建立长效机制,但各地教育部门也面临一些体制机制问题。

“在上海的整治过程当中,确实有一些困难,主要是我们的执法力量不足,教育没有专门的执法队伍。”倪闽景说。

“今后每年要定期开展一到两次对培训机构的联合执法检查,平时也要加强信息披露、公示制度。”吕玉刚说。

北京市教委副巡视员冯洪荣在发布会上介绍,“教育部门也要加强自己的执法力量,海淀区在教育系统内通过设定标准、培训,建立了一支专门的教育执法队伍,各个区也在通过不同的方式在行动。”

“北京市幼儿园的教育执法队伍已经基本建立了,全市建立起一百人专职编制的队伍,目前已经开始发挥作用。”他说。

做好学校的课后服务直接影响学生是否选择课外培训机构。《意见》指出,各地要创造条件、加大投入、完善政策,强化中小学校在课后服务中的主渠道作用,普遍建立弹性离校制度。各地可根据课后服务性质,采取财政补贴、收取服务性收费或代收费等方式筹措经费。

“学校可以对个别学习有困难的学生提供免费辅导,但不能搞集体教学或补课。”吕玉刚告诉记者。

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汪明撰文认为,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切实减轻学生课外负担,尤其需要从国家层面深入推进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积极传递素质教育导向。

汪明撰文提出,要深入推进中、高考改革,充分发挥考试招生的引领和导向作用。从考试内容改革看,中、高考改革都要减少对单纯记忆、重复训练内容的考查,更加注重和强化能力考查;从招生录取机制改革看,要将学生综合素质评价逐步引入招生录取环节,破除招生录取“唯分数论”。